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免费足球推介:【工业正在“互联”】工业富联:“早鸟”的机遇与烦恼

免费足球推介:【工业正在“互联”】工业富联:“早鸟”的机遇与烦恼

分类:财经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华清 作为国内较早探索工业互联网的代表企业之一,工业富联(601138)希望将自己旗下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打造成全球新制造生态系统中的“超级纽带”。

在A股的上市公司里,只有一家公司的名称里直接带有“工业互联网”字样,那就是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工业富联”,601138.SH)。

工业互联网的概念诞生于2012年,据工业富联的介绍,公司在2013年就开始构想工业互联网,2015年开始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这一平台一开始被命名为BEACON,2019年升级后更名为fiicloud,这一平台也连续两年入选工信部的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以下简称“双跨平台”)名单,是全国现有的15家双跨平台之一。

工业富联向本报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目前,fiicloud服务了超过1300多家企业,2020年公司工业互联网业务营收同比增长130%,平台上搭载了数千个工业APP,对内支持打造了10个智慧工厂,其中4个被世界经济论坛评选为灯塔工厂,对外帮助中信戴卡的一家工厂成为灯塔工厂。

对于工业互联网业务,工业富联有明确的推进目标,其在2021年发布了“灯塔领航者计划”,计划在未来5年,助力10家领军型企业建设世界级灯塔工厂转型标杆;助力100家领导型企业实现完整的数字化转型;为1000家制造企业导入数字化技术应用;为5万家中小企业提供产业与技术平台服务。

对于fiicloud的未来发展,工业富联首席数据官刘宗长认为,基于fiicloud,工业富联会再发展出特色型、专业型平台,希望将fiicloud打造成全球新制造生态系统中的“超级纽带”。11月底,本报记者专访了刘宗长。

输出工业互联网服务

据工业富联方面介绍,fiicloud平台架构分为传感/设备、边缘和云服务三层,传感器、网关等从工业设备处采集数据,边缘层可支持部署在现场的应用,例如工厂里常见的数据看板。上云的数据可以在云平台实现数据存储、分析、可视化等功能,为更上层的工业应用提供数据支持及经验支持。

对外输出工业互联网服务时,针对不同的服务对象,工业富联储备了不同的方式。面向企业客户时,如果是大型企业,工业富联可提供灯塔工厂解决方案;如果是中小企业,可提供专业云服务。

面向区域产业时,工业富联一方面与当地政府合作,针对区域产业集群的特色,打造线下的智造谷,智造谷主要承担三个功能:一是研发核心技术,尤其希望能攻关卡脖子类的技术,二是培养制造业方面的人才,三是面向当地龙头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示范。另一方面建立线上的、区域性工业互联网平台。据了解,截至目前,工业富联在佛山、衡阳和晋城落地了智造谷,在华东、东南和华中区域落地了三个区域赋能运营中心,也基于fiicloud发展出服务地方企业的富州工业互联网平台。

刘宗长向本报记者介绍,工业富联提供的无论是灯塔工厂解决方案、专业云还是区域性、行业性工业互联网平台,数字化支持依然来自fiicloud,与消费互联网领域里完全虚拟化的“平台”概念不同,在工业互联网领域,平台可以看做是一个数字底座,囊括的东西较为广泛,制造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需要软硬两手抓。

做工业互联网平台,背靠富士康的工业富联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刘宗长坦言:“品牌效应很重要,富士康是制造业的沃尔玛,制造规模很大,制造场景也很复杂,大家觉得富士康做得好,才有信任的基础,认为工业富联可以把自己辅导成富士康的样子。”

如果让工业富联的高管层介绍fiicloud的竞争优势,他们可以如数家珍。刘宗长总结了几点。

一是更懂工业需求,工业富联涉足制造业四十余年,称得上完整积累了制造业变迁过程所沉淀下来的经验价值,对于技术和商业逻辑的演进认识较为全面,了解制造企业在成长的每一个阶段所遭遇或可能遭遇的痛点。

二是基本功扎实,工业富联自身就重视“三硬三软”,“三硬”指的是装备、工具、材料,“三软”指的是工业大数据、工业人工智能和工业软件,本身就制造与数字化转型相关的硬件,例如通信网络及移动设备、云计算相关的设备,也布局了软实力,将精益思想、现场管理基因融入到了fiicloud的实际应用中。

三是具备体系化服务能力,能提供从咨询到交付的一站式服务。

,

免费足球推介www.zq68.vip)是国内最权威的足球赛事报道、预测平台。免费提供赛事直播,免费足球贴士,免费足球推介,免费专家贴士,免费足球推荐,最专业的足球心水网。

,

四是成功经验多,先在内部进行试错、改善再对外输出,在电子、汽车、泛家居、机械加工行业落地了成效不错的真实案例。

五是生态资源多,fiicloud的IaaS层、SaaS层分别与国内领先的云计算品牌、工业软件企业合作,整个平台还与地方高校、知名研究咨询机构建立合作,这些智库可以为平台和企业提供更多专业、细分服务,进一步放大平台的价值。

“早鸟”的机遇与烦恼

进军工业互联网,横向来看,工业富联或许能较快找到自我优势,但纵向来看,包括工业富联在内,所有参与者都避不开行业处于早期的烦恼。

在刘宗长看来,过去数年里,工业互联网在国内的发展已经非常迅速,这体现在市场化进程加快、供应商能力越来越成熟,落地案例的诞生,最起码回答了人们对于工业互联网最核心的疑问,就是工业互联网能带来什么价值?但整个行业依然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教育市场和宣传推广的工作任重道远。

工业富联提供的资料显示,在它的客户里,局部改造的企业比系统改造的企业要多得多,当然,系统改造的难度也比局部改造的难度大,开始系统改造前,一定要做好顶层规划。而无论是何种改造,最终效果跟客户的配合程度有很大关系。刘宗长有个感受,目前市场上,同行会宣传自家的能力,但实际上,每个项目的最终得分,应该是服务商的能力与客户给予的权重重合的部分。

作为一项需要不少投资的新兴服务,工业互联网服务最先“攻略”的往往是大型企业。据2020年10月发布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指数(IIP10)》的数据,在应用落地方面,中小企业仅占十大“双跨”平台用户的17.8%,广大中小企业是平台服务应用亟待拓展的“处女地”。

面对大企业的灯塔工厂解决方案,也是工业富联发力的重头戏。2020年,工业富联与中信控股、中信戴卡、华润水泥共同成立合资公司信润富联,工业富联与信润富联协作,推进“中信戴卡、华润水泥”等央企的世界级灯塔工厂建设。与客户成立合资公司再对输出工业互联网服务的模式,可以说得上是非常深度的合作模式。

刘宗长介绍,不是所有大企业客户,都会用成立合资公司的模式做灯塔工厂,灯塔工厂的一个效用是树立标杆。有的企业,内部不止一个工厂,它希望工业富联能帮助其在改造完一个工厂外,快速将这种模式复制到内部其它工厂;有的企业,还想改造供应链上的工厂,发挥协同作用;有的企业,想在垂直行业里运营工业互联网平台。这种需求广的企业客户,对工业互联网的人才、技术、解决方案很感兴趣,工业富联也有意愿跟它们有更加深入的合作。

据刘宗长的测算,平均下来,一个灯塔工厂项目的实施过程大概是12到18个月,具体项目的实施时间,要看被改造对象的起点。“我们没有办法代替它们去走打基础的路,我们可以做的是,在较好的信息化基础上,用数字化的方式,让它们各种协作变得更加敏捷,打通它们的工作流、数据流,挖掘可以用到数据分析的地方,解决瓶颈上的问题。”刘宗长介绍。

刘宗长进一步阐述,所谓的打基础,打的是制造基础和管理基础,工业富联认为,在做数字化转型之前,这部分基础需要先打好。对于有灯塔工厂需求的客户,工业富联需要先评估客户的基础能力。“我们遇到的80%的企业客户,都没有到可以做灯塔工厂的程度,甚至可以说它们的标准化、精益化,都没有做到,我们会很坦白跟它们说,要把基础打好。对于这部分企业,我们会提供精益制造咨询这样的服务。”刘宗长介绍,由于过去的制造经验,工业富联在制造管理、精益制造方面也储备了能力,可以帮企业客户先解决现场管理、产线节拍存在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增加自动化能力,让客户的制造流程更加的顺畅,然后才做数字化的应用。“对于一些企业而言,如果它足够有耐心的话,我们可以服务它五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刘宗长说。

而在灯塔工厂项目上,工业富联目前还不能追求每个项目都能盈利,它看重的是长尾效应。刘宗长说,由于行业处于较为早期,没有人能确定数字化转型或者说工业互联网服务最终的样子应该如何,在做灯塔工厂项目时,有时做着做着,需求的边界变了或者超出原来的范畴,此时,就会出现分歧,到底是按照一开始规划好的方向走还是更改方向?如果更改,交付成本可能会有增加。“我们的心态是,跟客户一起做创新,出现的变化也是机会,如果觉得有价值,可以按自己的判断做,所以有些项目做着做着,成本就超了或者最终核算下来,项目亏损。但我们认为在行业初期,这也是有价值的。”刘宗长说。

工业互联网服务的标准或者说有价值的参考范式,是目前包括工业富联在内的参与者相当期盼的。刘宗长也希望,工业富联跟企业客户的一些从0到1的合作案例,能产品化,这样才能更好地推广和实现盈利。

为提供工业互联网服务,工业富联发展了不少生态合作伙伴。2020年,工业富联收购了鼎捷软件(300378)(300378.SZ)15.19%的股份,成为鼎捷软件的第一大股东,鼎捷软件主营工业软件;2020年,工业富联也投资了凌云光,凌云光主营机器视觉,今年5月份,工业富联和凌云光的合资公司富联凌云光投入运营。工业富联也投资了AGV企业。

刘宗长介绍,工业富联主要围绕工业互联网的细分市场挑选合作伙伴,看重合作伙伴在细分市场里的能力和地位,因为工业富联希望合作伙伴能在服务客户的交付环节发挥作用,“我们的生态合作伙伴,关键不在于数量的多少,而在于它在供应商行业里,能力强不强,我们在服务客户的配合上能不能提高服务的效益。”

刘宗长能看到,工业互联网行业还有很多待解决的问题,例如说制造业企业对于平台化的管理、应用部署的接受度有待提高,工业软件虽多却还没有一款能广受青睐。

但他同时也看好工业互联网的前景:“未来工业互联网是可以跟消费互联网平行的,消费互联网诞生了很多场景,每个场景都可以孵化出巨头,工业互联网也会如此。现在冲出来的双跨平台,大家选择的道路并不完全一样,可能我们现在没有办法肯定哪条路是对的,但如果把选择的路走到极致,应该也可以走得很好。”

发布评论